蚊子的复仇

短篇鬼故事大全鬼姐姐鬼故事大全

蚊子的复仇
作者:对江月时间:2017-09-13

傍晚吃了饭,小黄正销魂地躺在床上扣手机,正躺侧躺还是趴着,都是那么的惬意。忽然,小黄感觉小腿一痒,伸手挠了一下,却不料右指尖一片红。细看时原来是只蚊子,死的,两条腿还掉了,估计是挠掉的。小黄没在意,擦干净手,继续快活地玩手机。

话说两头,刚才惨死的蚊子正得意于混进屋内,躲进黑暗中耐心地等待着。不多时,屋内便来了一个人,叫谁不知道,只知道有着满满的鲜血供我饮用。看着他玩着某样东西正高兴,我小心翼翼地从他面前飞过,他没反应。我胆稍大,在他面前徐徐地飞舞着,他也没反应。我便下定了决心,此时不吸更待何时,找好了位置下嘴。果然,他的反应是缓慢的,他的血液是鲜美的。不料眼前一黑,巨大的痛苦从我身体中传来,这是怎么了?

蚊子看着小黄手上自己的残躯,无比的茫然和十分的愤怒,自己竟然就这样死了?还没有繁衍后代呢!再说残躯在那,自己怎么看见?蚊子晃了晃脑袋,看见了完整的六条大长腿和吃饭的家伙,怎么了?蚊子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头痛不已,真想一头撞南墙。但是蚊子直接穿墙而过,落在了地上。这时,世上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小黑还好吗?他还给我起名叫“黑红”,我很喜欢,还有他的一切。振振翅膀还能飞,但自己脑海中阵阵眩晕,还是睡一觉吧。黑红无可奈何地垂下了脑袋,放下了挣扎的念头。

深夜,黑红醒了过来,感觉有一黑一白的东西带着她来到了一个阴森的地方,堂前站着许多像人而不是人的家伙,很是凶神恶煞。

“黑红,属于昆虫纲双翅目蚊科。在她有限的生命中,却做着无限的恶,对血液有执着的追求,最终恶有恶报。”一个伸长脖子的恶鬼念到。

黑红也不管这些家伙丑不丑陋,凶不凶恶,“嗡嗡”道:“这不过是我的生物本能,错不在我,难道我不繁衍?”

阎王略一沉思道:“虽然罪不在你,但恶已出,这一世不能改变。但我能改变你的下一世,给你个选择吧,你说你想做什么,只限畜生道。”

黑红想到以前门口的大黄狗、院里院外到处乱跑的鸡鸭、偶尔碰到的蝴蝶和那一次的小蛇,想想自己的一生还算精彩。但一想到那个人,黑红恨得嘴痒痒,只想再吸他几十次。自己到底做什么呢,才能实现愿望。终于黑红下定了主意,选择了把她打死那个人的狗子女。

恶鬼这时端上来一杯茶叫黑红喝,黑红一看,污浊如胶,正是繁衍的好地方,便没舍得喝,只是装装样子。

然后,黑红双眼一黑,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正被什么东西舔着。后几天,黑红睁开眼,看到了最恨的人,听见那个人笑嘻嘻地说道:“我看看,这是个公狗,模样真可爱。”黑红听到那个人说自己,顿时怒由心生,张开无牙的嘴呜咽。不料,那个人“噗嗤”一声笑了,说道:“真萌,难道任何东西小时都是萌蠢萌蠢的?你看小鸡小时候还真可爱好看,但大时就不雅观。”

黑红双眼一闭,既然不能让他难受,那么眼不见心不烦。

渐渐的,黑红长大些,便知道自己是变聪明了,许多不知道的事情也明白了,比如那个人外号叫小黄、不同生物繁衍方式不同、获取能源不同,训练自己都明白,甚至自己的兄弟姐妹被送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黑红不会忘记上一世的仇怨,只是现在太弱小,等待是自己要学会的。

黑红撒着欢奔跑,在大树下岔开腿撒尿,遇到生人尽情的咆哮,感受到不曾有的快乐和放肆。只是不听话时,便会受到小黄的敲打,虽然不痛,但黑红感到了无比的羞辱,竟然又欺负我,等着吧,报复的时刻终会到来。

有时黑红会想到,怎么报复,难道只是咬咬小黄?那么未免太便宜他了。咬伤以后呢?自己这个家是待不住了,还有性命之忧。算了,自己还小,以后再想吧!

黑红带着这种想法,与小黄亲近,抑制本能的抵触,收住厌恶的想法。痛并快乐着,纠结生活着。

显然小黄不知道这些,日常与黑红亲近、玩闹、散步,很是快活。小黄调侃道:“一人一狗,天下遍走。遇到危险,出门放狗。”

时间过得很快,小黄毕业后要去外地工作,黑红也长高长壮了,变成了一条成年狗。离开前天,小黄对黑红念叨道:“哎,时光飞逝,物是人非。白脖,我们以前常去玩的东地已高楼座座,有钱的人越来越多,穷人也不少,且看看我能混出个什么模样。我终于要离开生我养我的地方,既高兴又悲伤,既兴奋又不舍,要说不舍的当然包括你。”说完,小黄去摸黑红的头。

黑红正不爽小黄喊他白脖,什么审美?我不过脖子周围是白的,就喊我白脖?但黑红一见小黄的姿势,本能地把头凑了过去,还讨好似的“汪汪”两声。小黄笑嘻嘻地说道:“真没白养。”黑红顿时僵住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小黄不在的日子里,黑红很是矛盾,既是想念,想念陪他度过的时光,又是把报复的细节想好,如何做才能免伤自己。经过长时间的思索,黑红终于有一个妙计并开始行动。

等星星,等月亮,一年后,黑红终于等到了小黄。别说,黑红真是高兴,尾巴摇的不行。不过,小黄身边的女人是谁?很快,小黄便向他的家人宣布他的妻子,万清,回来保胎的,在他的住所不便照顾,所以回来了。

翌日,邻家的一条大母狗来了,与黑红相交好,名叫花花。这时小黄已出屋门,看到了黑红,准备过来。黑红抬起右爪摸了摸花花,顿时花花呲着牙向小黄奔去。黑红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为了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忽然,黑红看到花花的小腹,立刻冲上前去阻止花花的行动,黑红已明白自己有了下一代。小黄吓了一跳,以为花花要去咬他,本能地向后退去。黑红把花花领走,回来后垂头丧气,一声不吭,连小黄的抚摸都没有反应。

在黑红的认知里,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很矛盾、很失落、很伤心、很纠结。难道真要自己动手,黑红害怕自己不忍下手。就这样,自己的孩子出生了都没去看。

又几天,黑红百无聊赖地趴在门口,看树上的落叶,听鸟叫的悠扬。目光转到马路中间,看见了疑似自己孩子的小狗正捡一个毛球玩,小黄蹲下身去准备逗他玩。突然,黑红听到鸣笛声,抬头一看,一辆疾驰的货车正从拐弯处驶来。黑红猛地弹起,一边跑一边叫。小黄听到了叫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就被黑红撞到一边,眼看着货车把黑红撞飞,血液在空中四溅。

后来,司机说:“幸亏拐弯拐的及时,幸亏撞得是条狗,不然就凭狗撞人那一下,怎么躲得过去。”

小黄红着眼要打司机,最终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当即就不行的黑红,抱起他走到路边,坐在地上,久久不分开。

黑红又来到了阎罗殿,阎王比较满意黑红的做法,允许他可以做人。

又数日,小黄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不知他媳妇生的是男是女,总之安全最重要。终于,手术室门开了,医生恭喜到:母子平安。小黄那一大家子顿时松了口气。

产房中,小黄小心地抱起孩子,越看越觉得熟悉,像谁呢?我家死去的白脖。真是荒唐!孩子睁开眼睛,看到小黄,止不住的笑意,笑嘻嘻地想到:报复的时刻终于到了!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捞尸】我在黄河上捞到一具美女尸,晚上她…

【养鬼】为了发财,我养了一只小鬼…

作者寄语:窗外小雨淅淅,屋内温度顿时下降。有一种凉爽,叫不穿秋裤。

作者:对江月标签:灵异内涵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