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清

短篇鬼故事大全鬼姐姐鬼故事大全

怨清
作者:陈晓之时间:2017-10-12

江阴八十一日与满江红

夜冷冷,无声。几个清兵行走在暗夜的江阴市内,这里已经看不到人了,大多数的人都在屠杀中被屠戮殆尽,剩下的几个都躲在寺庙瑟瑟发抖。

将军下令,那些人都是臣服的顺民,不用杀。

整个江阴连一只狗的踪影都看不到,因为早就被清兵杀光,进城之前上面就已经下令,鸡犬不留。愚忠的人愚昧地执行上面的命令。

因为很晚,所以很冷,巡逻的清兵有些无精打采。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说道:“稍微巡视一群就算了,等会我们看看哪里还有姑娘,找个我们兄弟几人乐呵乐呵。”

那人伸了伸懒腰:“算了吧,整个江阴差不多都死绝了,哪里来的姑娘?”后,他眼珠子呲溜一转:“不过听上面下令,明日攻打金陵,那里面应该有不少姑娘。”

“和江阴一样?”之前未曾开口的一名士兵问道。

“大抵是吧,”之前说话的那个眺望周遭后说道:“听闻金陵抵抗的也很厉害,上面不是说了吗,反抗我们的,一个不留。”

夜幕下的江阴,甚至恐怖,因了有些尸体还来不及处理,所以直接堆在湖中,湖水阴冷,散发着一股子恶臭。

“说真的,我们兄弟几个在这个鬼地方巡视,真是倒他娘的霉。”最先开口的那名清兵把武器搁置在地上,对着两名同伴说道:“老子先去撒泡尿。”

“小心有鬼啊。”其中一名调笑道。

“敢来,”他说:“男鬼让他连鬼都做不成,女鬼让他陪咱们几个乐呵乐呵。”

一阵笑声划破黑暗。

那名清兵尿完,抖了抖身子,穿好裤子时顺道打了个哈欠。此时已经起风,枯草被吹动,吹出一片淅索声。

忽而,四周响彻起一阵哀怨的歌声,如地府传来,空灵中满是杀气。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不清是哭是笑。

“谁?”尿完的清兵退到自己伙伴身旁,三人围成一个圈。

声音还在继续,更加哀怨:“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其中一名清兵,牙齿不住打颤,声音不稳地说道:“是满江红,岳飞的诗!”

惊诧中,三人看见地面上有一个人影在爬动,因了四周漆黑,看不见到底是男是女,只看见那人贴在地面上,像是一条蛇一般。

“呜呜……”四周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后,又传来一女子的哭声:“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三名清兵全身汗毛直立,无不发抖。后,四周又响起各种哭嚎,有老人,有小孩。哭嚎有求饶,也有怒骂。

“啊……”三名士兵丢下武器和军旗,向着远处逃窜。

他们想起了白日的一幕——白日屠城,杀人如同游戏一般有趣。强奸女人时的快乐,砍杀老人时的快感,溺毙儿童时的快感……都汇聚成了最原始的恐怖。

“你们等等我啊……”打仗的时候同生共死,可逃命的时候谁又顾得上谁?有一名清兵被甩在自己同伴之后……

忽而,他摔了一跤,是被人扯住了后腿。摔在地上时,刚好磕在一块石头上,嘴角淌出了血。

回头看,是一个哀怨的女人,那女人还抱着一个婴儿,死胎。她的腹部,殷红非凡。

“这个孩子……”她的声音像是地狱的梵唱,诡异,哀怨,憎恨:“还不足八月,是你们从我腹中剖出来的……”

“啊……”那名清兵视线最后的定格,是一双伸来的鬼手。惨白的,带着几分血腥气,指甲很长……

第二章 南京之屠,六十万人命!

两名士兵跌跌撞撞地闯入将军的营帐,将军此时在听琵琶曲,见士兵闯进来,他震怒:“你们两个狗东西,进来干嘛?”

“有……有鬼……”他们哆嗦着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将军,将军冷着面听完。弹奏琵琶的女子面有惊骇,一根弦,断开。

“胡说……带本将军过去。”走时,他看向身边的女子:“不用怕,我很快回来。”

两名士兵哆嗦着,领着将军走出营帐。四周空荡荡,静悄悄,只有萤火虫和星子在漆黑天地间闪烁。

“你们说的那个鬼在哪里?”将军略微有些不快,语气低沉,带着怒气。

“不……不知道……”一个士兵,踉跄着差点跌在地上。后三人又把江阴巡视了一周,都没有见到异样,也没有见到来人。

回去时,将军还不忘问及第三人的下落,只是两人无一人可以作答。

疑惑间,其中一名士兵不知踩到什么东西,竟然被绊得跌倒。爬起来仔细一看,他踩到的竟然是一只人手。

“该死的汉人,死了都不安分。”他朝着尸体踢了一脚,然而却发现那并不是汉人,而是一名清兵——他穿着清兵的衣服躺在地上,只是头颅已经被割去。

应当是之前那名士兵。

踩到士兵的那人,跌撞踉跄着跑到将军面前,把自己刚才看到的告诉了将军。将军依然冷着脸,听完后冷哼一句:“带我过去……”

走到尸体前,那两个清兵无一人敢靠近,倒是将军蹲在地上仔细检查起伤口来。伤口整齐,是刀割。

站起来后,将军对着空荡荡的四周冷声低吼:“我不知你是人是鬼,但是我告诉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明天到金陵,我都会把整个金陵屠戮殆尽,一根草都不会留下。记住,那六十万人命,是你害的!”

说完,他快步回到营帐。而那两名士兵,也都急匆匆地跟着他的步伐,一刻都不敢久留。

第二天,清军攻破金陵,将军也遵守了他的约定,整个金陵成为人间地狱。老人要杀,孩子要杀,女人先强奸,后杀。

哭嚎声响彻了整个金陵,屠杀维持了七天七夜,金陵成了一座死城。

将军为了表现自己的英勇,竟然在死人堆里大宴三军,甚至用死尸来充当烧火的木炭。一时间,青烟缭缭,臭味充斥满整个金陵。

宴会一直到晨晓时分才结束,因了七天七夜的屠杀,士兵们都很劳累。宴会一结束,他们便三三两两地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

尤其是副将,此次屠杀他杀人最多,也最辛劳。回到营帐的一颗,他掀开被子欲睡。然而人一趟进去,就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那东西圆滚滚的,上面还有水。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颗人头!上面还贴了一张纸:满江红,杀光满洲狗!

那是之前死在江阴的士兵的人头。

“啊……”副将丢掉人头,急忙冲出营帐,他对着空荡荡的金陵大喊:“是谁?他娘的给老子出来。”

所有的士兵都被惊扰,就连将军也带着自己的宠姬出来。他看着副将说道:“你鬼嚎什么……”

“有人把一颗人头放在了我房内!”他把事情告诉了将军,将军冷着脸走到他的营帐,那颗人头此刻还安稳地躺在地上。

“他娘的,”将军吐了一句脏话:“那人竟然跟到了金陵。传令下去,谁活捉此人,谁官升三级。捉到了,剥皮处死!”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虽很想升职,但恐惧更多——他们都不相信那是活人干的,一定是江阴的冤魂来索命了。


123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标签:真实网络内涵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