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折手段

鬼话闲聊目录鬼话闲聊鬼故事

不折手段
作者:于珏时间:2017-10-12

高齐闻在从K市返J城的路上,撞见昏迷不醒的白露。

当时的白露衣衫湿尽,面色苍白的骇人。高齐闻对白露半点无好感,何况白露是原告方的代理律师,之前的见面,让他十分不快,白露给他的印象如同一只带刺的刺猬。

刺猬!

高齐闻低笑,“一只任性的刺猬!”

高齐闻愣了愣,将车驶在路边后,将白露扶上车。

他本打算将白露直接带回J城交给田良西,没料及,白露半路发高热,体温高的吓人,高齐闻只好将她送至就近的医院。

田良西得到消息,从J市匆忙赶过来。

对白露突然出现在K市,田良西心里极是不安。

高齐闻见之,冲田良西说:“你们之间好像隔了点东西。”

“什么意思?”田良西正愁寻不到头绪,不时拧紧眉头。

高齐闻单手扶在医院长廊的木栏杆上,背对着田良西,望着远处浸没在雨中的飘渺景物说:“我发现她时,她正昏倒在林山脚下。”

田良西心口一跳。

林山是K市最大的陵园,白露瞒着所有人来K市祭拜亲属,原本没什么,除非那亲属身份特殊。

如此一想,田良西不禁,从白露的姓氏,连想到了上任检察长白耀楠。

她是白耀楠的女儿?

田良西对白耀楠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多年前,那会他刚考上大学,白耀楠做为法律界的资深人物,曾几次来学校讲课,他有幸听过。

白耀楠给他的印象,为人十分低调正直,是个有节气操行的人,至于后来为什么会落得个贪污受贿罪名,大约是身居高位久了,受不了物欲诱惑,逐渐堕落走向了末途。

田良西记得当年负责处理此案的正是自己的父亲,因为案件审理那天,他去书房找过父亲,无意间看到白耀楠的案卷……

田良西不敢置信,他与白露间,居然隔着这么大的一条裂缝。

他稳稳神,冲高闻齐说:“你早知道,她是白耀楠的女儿?”

“也不算早!她在昏迷中,一直念着白检察长,出于好奇,我让人查了下她的身世。”高闻齐抚着下巴轻笑说。

田良西清楚高齐闻的为人,这是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伪君子。

当年在检察院,父亲十分不喜欢高齐闻。

因此,也没给高齐闻任何进升空间。高齐闻大约是,看到同届的师兄弟妹们工作几年后相继得以跻升,而他依旧处在一线。心高气傲地,忍不下这口气,主动向父亲请辞。

田良西虽然不喜欢高齐闻的,但不想正面与他起冲突:“今天的事,谢谢你!”

高齐闻走后,田良西一直守在白露病床前。

白露时不时地梦魇呼唤,田良西心被揪紧。

“爸爸,你打我吧,我绝不会还手!”白露撕心裂肺的哭唤,让田良西心痛不已。

他握住白露的放在被外的一只手,贴在脸上说:“露露,对不起,我不知道,白检察长的死,会对你和阿姨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白露醒来时,头晕眩的厉害。她扶着床栏杆缓缓坐起,见安芢芝正在阳台上晾晒衣服,摸不到头绪地说:“这是哪?你怎么会在这?”

安芢芝见她醒了,扔下手里的衣服,拿纸拭拭手说:“还说呢,你都昏迷了两天,可把田良西给急坏了。”

白露适才想起,那日离开田良西家后,就打车去了林山,后来天下大雨,她从林山下来,一直打不到车,就沿着马路走,哪知走着走着竟晕倒了……

“他人呢?”白露一脸歉意。

“喏,刚被他爸叫回家了,大概是你们的事被他家里人知道。”安芢芝张口全倒了出来。

白露心口陡然间窒闷起。

或许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抛开上代的关系不说,依他家的背景,定然瞧不上她。

白露唇角逸出一丝苦笑,不等安芢芝回神,拔了手背上的点滴,惊的安芢芝来不及阻止。

“回去吧!都出来几天了,我妈定会急的。”白露将拔下的点滴搁在一旁。

安芢芝见那针头上带着血珠,瑟起了脖子。

“阿姨这会,大概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安芢芝心虚起,说时望向白露,怕她责怪,又继续说:“我是担心你,万一醒不过来,阿姨连个面都没见着,所以,才给阿姨打了电话。”

白露觉事情乱的已让她无法收场。

说话间,白母已赶至病房外,见白露已清醒,白母惊慌苍白的脸上浮起了欣慰,只是这欣慰只在一会,立马又收回。

“妈!”白露眸底泛起酸楚,冲白母唤了声。

白母没有应她,将手里的东西搁在床柜上,冲一旁木鸡似的安芢芝说:“小安,你有事先去忙吧,这里有我呢!”

安芢芝面露难色,隐隐觉得白母心绪不平,隐约带着股怒意。

不安地说:“没事的阿姨!”

白露知母亲早是怒不可遏,一顿责骂再所难免,冲安芢芝递眼色说:“我想吃板栗鸡丝粥,帮我去买点来!”

安芢芝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去。

“啪!”安芢芝刚走,白母扬手给了白露一记耳光。

白露伸着那只未受伤的手,抚着被打的半边脸,眼底的泪水决堤而出。

她咬紧唇瓣不敢泣出声,只将满心的委屈和悲楚隐在心底。

白母见她一副受气不啃的,仍觉不解气,捶着心口说:“混帐东西,到底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白露将迷满泪水的眼眸抬了抬,吃惊地望向白母。

“妈,你这是听谁说的?”

“他是不是田昌晋的儿子?”白母蹬着她反问道。

白露见事已至此,不敢再瞒母亲,弱弱地点头。

巨大的痛苦一一袭来,白母五官瞬间失了形,整个人都在抖颤,抽搐,她已不知怎么责骂白露,无声地指指白露后,晕倒在地。

“妈,我知道错了!医生,医生!”白露一骨碌爬起,抱着昏迷的母亲痛哭。

白露的哭喊引来了医生,白母很快被医护人员扶上病床,一番检查后,医生告诉白露,白母有高血压性心脏病,需要控制好情绪,不要受太大刺激。

白露谢过医生,守在母亲病床前默默地流泪。

田良西赶回医院,恰好赶上医生正在抢救白母。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了哈!这个好像没多少人跟啊,就写短些吧,大约还有三章就结文了!

作品:鬼话闲聊作者:于珏

上一篇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