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异事之请你做我的新娘

短篇鬼故事大全鬼姐姐鬼故事大全

林场异事之请你做我的新娘
作者:辣辣时间:2018-02-13

“啊!!!”一阵凄厉的嚎叫在午夜时分准时在安静的小林场上空炸响,猫爪子一般硬生生把漆黑的夜挠出一道残破的明晃晃的口子,也挠在小林场村民的心尖尖上,挠的人是汗流浃背,瑟瑟发抖。“又...又来了....”有人抓紧了被角小声的嘟囔着。

是的,又来了,已经是第四天了,而且每天基本都是这个点, 12点以后。往常这个点,小林厂里的村民们早就睡下了,大东北天黑得格外早外头又是冷的刺人骨髓,所以天一渐昏暗,家家户户就闭门不出了,小小的林场陷入鬼魅般的寂静。

但是最近几天,原本应该是睡得死去活来的点,村民们却都睡不着了,为啥?还不是因为小华家最近出的怪事给闹的!事情还得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又到了松子成熟的季节,秋末冬初是采摘松子最好的时候,同往常一样,小华跟随姐姐还有邻居们一起背起筐子拎着麻袋上山采摘。山路漫漫,一走就是十几里地,松树总是长在山林深处的隐晦位置,就好像老天有意要把这珍贵又稀少的果实保护起来一般。

等找到了红松,眼尖的大姑娘小伙子们就齐刷刷地站在树下仰着脖子往树顶上瞅,瞅准了哪棵树上有松子,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穿起脚扎子蹭蹭蹭地往上爬。松树一般都有十几米,松子又是长在最顶端,所以爬树成为了一项极为危险的工作,每年都有人在采摘松子时从树上掉落下来受伤甚至致死......

那天松子采摘很顺利,收获颇丰,大家带的麻袋和筐子被松塔塞得满满的,返程的路虽然沉甸甸的,但是大家心里都是美滋滋的,小华也不例外,说说笑笑中一伙人渐行渐远。

人有三急,这时小华突然想上厕所了,眼看着马上就快要下山了,小华走在后面笑嘻嘻地对着大家喊:“你们先走吧,我解决下个人问题!”“好好好,那我们先走啦!你小心点!”说话间大家就走远了。

那时候山里并没有设施齐全的公共厕所,一切个人问题都是在大自然里解决的。小华把整整一麻袋死沉死沉的松塔从早已经发酸的肩膀上卸下来,安放在一棵大树的后面。自己则小跑着去到低矮的林木后面,当真是忍了好久,卸掉身体包袱的小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收拾好以后小华才注意到周围的景致,这是一小块没有任何植物生长的土地,周围倒是围绕着一些参差不齐的低矮林木,“呼~还好没有人经过...”小华环顾了四周后喃喃地说着,背起麻袋一身轻松的往山下走。

小华回到家正好赶上吃午饭,又累又饿的小华狼吞虎咽的填饱了肚子后就一头扎在炕上,沉沉地睡了,毕竟天还没亮就进山了......梦中依稀有一个人站在远处,脸煞白煞白的,长得老高又很瘦,特别瘦的那种,纸片一样.....那个人在使劲地咳嗽,用手捂住嘴再摊开,鲜红鲜红的一片....

小华一下子就吓醒了,一身加一脑门子的汗。外头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可能是睡了太长时间了,小华觉得头是又重又沉,喉咙冒火一般灼热,浑身也痛的似有蚂蚁在啃咬,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叹气声,一旁准备晚饭的妈妈听到了问:“华呀,累着了吧?”“妈,我难受。”小华有气无力的说。

“这是来病了?”小华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扳正了小华的脑袋靠向自己的额头。“哎呀老头子小华这是发烧了!你摸摸,滚烫滚烫的!”一旁没吱声的老头子也凑了过来,摸了摸小华的头,“嗯是发烧了,吃安乃近吧。”爸爸说着就转身去找药,那时候家家户户一有个头疼脑热基本都吃安乃近,既止痛也退烧,没办法,条件就是这样,就算去了卫生所也给开安乃近,严重了才给输液。

药服下了没一会,小华又睡了,睡了不知道有多久,梦里反反复复还是那个高高瘦瘦的人,不过这次那人的模样倒是清晰了一些,可以看清是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一边咳血一边冲着小华招手......小华害怕的大叫,明明已经醒了却睁不开眼睛,就好像有人压在身上一样......

也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小华感觉到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身体,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小华使劲使劲地睁眼,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抬起了眼皮,是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怎么还有卫生所的刘叔叔?咦?妈妈怎么哭了?

看到小华醒了,妈妈用沙哑的喉咙哽咽着:“华啊,你这是咋地啦?可吓死妈了....”“妈我咋了?”小华虚弱的问道,“半夜你又烧了,而且烧得更厉害了,我就让你爸赶紧去刘大夫家叫你刘叔来给你输液,这针还没扎上,你就又叫又喊的,喊的撕心裂肺,妈这心都要碎了...”话说到一半小华妈妈说不下去了,在一旁抹起了眼泪。

“他刘叔啊,孩子这是咋了,平时大人小孩发烧两片安乃近就好了,这次咋还不管用了呢,这么烧不能烧坏脑子了吧?”小华爸爸愁眉不展的问着,一旁的刘大夫说:“先输液看看吧,加了退烧的,应该没大事。”

赶着输液的功夫,发烧的缘故让小华又一次陷入了昏睡,梦中的那个男人又来了,惨白着脸,咧开干裂的嘴有红色液体自牙缝间流淌,这次不同的是,男人开始步路蹒跚的走向小华...梦中的小华只觉得脚下松软几乎站立不稳,低头一看,翻新的土地往外徐徐地渗着红色的液体。梦中的小华绝望又无助,面对如此巨大的恐惧小华能做的只有尖叫和后退....

殊不知,现实中那个躺在炕上被汗水打湿了衣服的小华此时正在面目狰狞地嚎叫和挣扎,是的没错,嚎叫,不是喊叫。那近乎于一种非人类的声音,已经无法分辨是男声还是女声,已经无法判断声带是否完好。老两口按又按不住,叫也叫不醒,又急又怕,最后只好瑟瑟发抖地拥在一起看着他们的孩子失声痛哭。

三大瓶液体徐徐输入了小华的身体,可是小华额头还是烫的吓人,仿佛药物对小华不起作用。小华已经不再吼叫了,眼皮剧烈的抖动,持续发热让小华的呼吸变得无比急促。老两口也不敢睡,轮番着给小华换额头上的毛巾,刚敷上很快就变热的毛巾...一夜无眠,鸡叫了....

天蒙蒙亮,小华爸爸披上衣服蹬上鞋一个箭步就朝着刘大夫家的方向冲了出去,看到小华,刘大夫犯难了,不应该啊?居然一点烧都没退?从医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啊....刘大夫没辙了,家里人也在努力给滚烫的小华降温,用酒精擦拭全身...

虽然小华没有退烧的迹象,好在白天终于不昏睡了。清醒的小华红着一张脸摊在炕上,觉得五脏六腑说不出的疼,浑身上下仿佛被人抽打过一样。陡然间回忆起昨晚的梦,历历在目,心有余悸。于是小华和爸爸妈妈提起了昨晚的梦,妈妈安慰着小华说:“孩子你这是烧迷糊啦....”

可是天一见黑,小华眼瞅着就要昏睡过去,小华妈妈害怕地拽拽老头子:“孩子他爸,你看,又要睡了。”“赶紧给孩子把药吃上,想睡就睡吧,孩子这是浑身乏啊。”爸爸叹着气说。

见孩子睡了,老两口一左一右的挨着小华也睡下了,“药也吃了针也打了,老天保佑啊...别让孩子再遭罪了...”小华妈妈在心里嘟囔着。可是到了后半夜小华突然就开始了吼叫,手脚在炕上死命的扑腾着,被打醒的的老头老太太人都要疯了,哎呀哎呀这是咋回事儿啊!

小林场的居民也要疯了,虽说好好的一个孩子突然生起了大病着实让人觉得心疼,但是林场毕竟小呀,晚上谁家有个狗叫都听得真切,别说大半夜一个大活人死命的呐喊声了,岁数大的心脏病都快被吓犯了...一宿一宿的没法睡觉都快受不了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四天,眼看着小华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眼眶也是乌黑发青的,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前来探病的隔壁李婶儿吱声了:“这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我觉得你家小华应该不是发烧那么简单....”

听到这儿,小华的爸爸妈妈像弹簧似的弹了起来,死死地抓住李婶儿的手急切地说:“婶儿,你见多识广,这是咋回事儿啊?”李婶儿顿了一顿小声地说:“八成是撞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大圣归来

买命

作者:辣辣标签:灵异真实民间乡村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