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商量

于珏短篇故事集目录于珏短篇故事集鬼故事

好商量
作者:于珏时间:2018-10-10

黑衣男子身后紧跟着巡捕房的人,刚才的枪声明显是巡捕房的人朝黑衣人开的。

叶海棠惊吓得嘴巴连连张翕。

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她惶恐地将脸埋在张东涟怀里。

身边的观众也跟着惊慌起。大家早就没心思看电影,任由那早影在那迟续着剧情,而众人的视线早朝影院出口处瞄去。

一时间出口处堵满了人,大家争先恐后地要往外挤。

哪里知道秋柏念会在这个时候步进来,持着枪高喝道:“谁都不许走!”

大家见他手里有枪,立马安静下来,木讷地给他让出一条道。

叶海棠一听见秋柏念的声音,揪紧起张东涟的衣襟:“怎么办?”

张东涟面上一派淡定,拍拍叶海棠的手背说:“别慌!他只是来缉拿犯人的!”

叶海棠愣愣地点头,可心里仍是忐忑不安地。

忽然脚下有东西,叶海棠垂首望去,瞬间惊得两眼圆睁。

张东涟见她表情异常,顺着她的目光往下望,见那黑衣人一身是血地趴在他俩的椅子底下。

这种时候,这黑衣人藏在这里,对他们来说,绝不是好事。

好在影院里头光线昏暗,倒是没引来巡捕房的人。

“给!”那黑衣人将怀里的一包东西塞给张东涟。

张东涟眉头拧了拧,也不问他是什么,接过后,放入叶海棠的手提包里,叶海棠对此一无所知。

那黑衣人大概是完成了心愿,挺着虚弱不堪的身躯,又从椅子下面爬了出去,随后出现在座位的另一头。

只听黑衣人高呼道:“秋柏念,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砰砰”枪声再次响起。

伴着观众的惊呼声,黑衣人被打成了马蜂窝,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刚才的几枪都是秋柏念一人开的,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他对黑衣人连续开枪?

这是叶海棠这是第一次见秋柏念持枪杀人。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秋柏念再不是她记忆里那个温文尔雅阳光无害的少年。

他表面含着笑意,心里却阴暗恶狠。他双手沾满了血腥,干着草菅人命的勾当。他明着是巡捕房的探长,其实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还好,她终于看清了这个人!

秋柏念见黑衣人已死,蹲下身在那黑衣人身上摸找一番,看样子,他似在找什么东西?

叶海棠下意识地望了望张东涟,张东涟忙示意她不要出声。

秋柏念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气得狠狠踹了尸体一脚,“把尸体拉回去!老子不信,就没人过来领尸。”

叶海棠竖耳听着秋柏念的言语,他的每一个字都像刀一样刻烙在她心口上。

秋柏念领着巡捕房的人走了,叶海棠这才从张东涟怀里钻出来。

“终于走了!”叶海棠像个袖抽尽气力的洋娃娃,虚软地靠坐在椅背上。

回想刚才的惊怕,仍让她心怦怦直跳。

张东涟轻拥着她肩头说:“好扫兴,居然被搅了场。我们回去吧!”

“嗯!”

叶海棠伸手拿包,却被张东涟抢先一步将手包提起。

“我送你吧!”张东涟拿着叶海棠的手包道。

叶海棠没有拒绝。

两人并排着出了电影院,随后拦了辆黄包车赶回万国饭店。

张东涟只将叶海棠送到万国饭店门口,借说有事先走了。

叶海棠虽感觉张东涟走得匆忙,但她知道,张东涟一向如此,就也没多想。

叶海棠提着手包朝自己的客房走去,伸手从包里摸出钥匙,没想到尽摸到一包东西。

这东西让叶海棠心口生凉。

想到那黑衣人临死前,将一包东西交给了张东涟,张东涟竟没有半丝拒绝的意思。

叶海棠怀疑,张东涟与黑衣人是认识的,可这东西他明明给了张东涟,怎会在自己包里?

叶海棠心绪乱作一团。一进屋,就将门反锁住,随后将窗帘一一拉上,就着台灯,将那包东西打开。

尽是一卷胶卷。

对着灯光,叶海棠将胶带拉开,隐约地瞧见胶卷里有两个人影,其中一个竟是秋柏念。

纤指不时收紧。

或许,这胶卷拍下了秋柏念的犯罪证据,才让秋柏念穷追着黑衣人,动起杀人灭口的心。

会不会和自己父母哥哥的死有关?

叶海棠越想越惊慌。

不管怎样,这卷胶卷非常重要,要不然秋柏念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黑衣人当场给崩了。

叶海棠决定把这事弄清楚。

她记得余美凤新交的男朋友是开照相馆的,她想找这个人帮忙将照片洗出来。

叶海棠电话给余美凤,问清余美凤男朋友照相馆的地址后,就寻了去。

叶海棠出门时,仍是小心翼翼地,上车前四下望一番,到了照相馆,仍不忘四处张望。她的神级时刻紧绷着,弄得她自己跟个搞情报的似的。

其实她倒没这么复末,就是怕秋柏念突然间就蹦出来。

“是叶小姐吧!”叶海棠心神不宁地站在照相馆外张望,一扇玻璃门被推开,一位戴着金丝眼镜,身着西装的青年,朝叶海棠招呼起。

“是美凤让我来找你的!”叶海棠回道。

那青年扶扶鼻梁上的眼镜,“小凤都跟我说了,进来吧!”

叶海棠跟着青年进了屋。

屋里很小,墙上贴满了各种黑白照,有大有小,多以人单人照居多。

叶海棠将胶卷递给青年:“帮我尽快洗出来,价格好商量!”

青年接过胶卷轻笑:“小凤的同学就是我的同学,怎好意思赚你的钱!我看下胶卷!”

那青年说时,将胶卷拉开。

“哟,还不少的,今天一天来不及洗,要不,先给你先一半,剩下的,你明天过来取!”

叶海棠点头,“好吧!”

说时从钱包里摸了几张大额的纸币搁在柜上。

那青年见叶海棠出手阔绰,嘻笑道:“用不了这么多,赚了你的钱,回头,要被小凤数落的!”

叶海棠轻笑。

青年让人给叶海棠倒了杯咖啡,随后拿着胶卷进屋冲印。

约摸三个小时后,青年将信封交给叶海棠。

“先这些吧,余下的,明天这个时候过来,我保证给你弄好!”

叶海棠笑着将信封塞入手提包中。

她不敢与青年多说一句有关照片上的人,唯恐给青年带来杀身之祸。

叶海棠回到酒店时,服务生告诉她,有位姓秋的先生下午来找过她。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

作品:于珏短篇故事集作者:于珏

上一篇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