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于珏短篇故事集目录于珏短篇故事集鬼故事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作者:于珏时间:2018-10-12

叶海棠面露骇色。

“我叶家与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接二连三的陷害叶家?”

张东涟轻叹:“有的人,为了钱什么都肯干!杀人放火与他们其实不算什么。”

叶海棠越听越惶恐。

“是秋柏念!我想不出,我们叶家有哪里对不住他,他居然这么痛恨我们,以致于要买凶杀人!”

对于这个问题,张东涟欲言又止。

他拍了拍叶海棠的肩头:“事情会查清楚的!送你回饭店休息吧!”

叶海棠摇头:“下午,秋老爷来饭店找过我,我想那里已不安全。”

叶海棠说这话时,瞟了眼赵管家。

赵管家理亏的垂下头。

叶海棠为给赵管家面子,没有当面质问。

“那去我那,回头,我让人把你的行李送来!”

这个时候,叶海棠没法子拒绝,就点头应了下。

叶海棠和赵管家被送到了张东涟的别墅。

姚金凤刚做好晚饭,正等着张东涟回来一起用饭。

听闻汽车引擎的熄火声,姚金凤笑着跑出来相迎。

没想到,看到跟在张东涟身后的叶海棠,姚金凤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又见叶海棠扶着,一身是血的赵管家,料知叶家又出了事,拧起娥眉道:“叶家出事了?”

张东涟一直当姚金凤是妹妹,发生这种事也就不瞒她,朝她点点头。

姚金凤纵是心里很计较叶海棠的出现,但她知道张东涟对叶海棠十分特别,这个时候她不好表现的太直露,以免惹张东涟生气。

“叶小姐,把他交给我吧,让我帮他处理下伤口。”姚金凤朝赵管家走来。

叶海棠虽有些不放心,但见张东涟点了头,朝姚金凤道:“有劳姚小姐!”

“赵叔,你处理完上口,弄点吃的,好好休息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叶海棠怕赵管家不安心,冲赵管家道。

赵管家听闻,转首朝叶海棠点头:“小姐,也早点休息!”

姚金凤确实能干,无论是家里还是生意场上,都能替张东涟打理有声有色。

张东涟招呼叶海棠吃晚饭。

叶海棠望着一桌子丰盛可口的菜肴,不得不佩服姚金凤的手艺。

女人的直觉告诉叶海棠,姚金凤不喜欢自己。

叶海棠原本就心里藏着事,眼下又是寄人篱下的情势,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我不饿,先上楼睡会!”叶海棠说时,起身上了楼。

餐桌上只留下张东涟和姚金凤。

两人默默望着叶海棠离去的身影。

姚金凤知道,叶海棠是个明白人,这个时候借口离开,不过是不想横在她和张东涟之间。

就是因为叶海棠是个懂分寸,知进退的女人,才让姚金凤感到害怕的。

张东涟一向喜欢挑战性的东西,越是得不到,越是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姚金凤知道自己希望渺茫,但对于张东涟,除了男女之情外,还有一层恩主关系。

当年若不是张东涟向她伸出援手,哪有今日的姚金凤。

姚金凤虽然这么想的,但心口仍酸胀的紧。

见张东涟目光仍未从叶海棠身上回来,提起筷子,夹了块酱烧排骨搁在张东涟碗里。

“东涟哥,吃饭吧,饭菜都冷了!”

张东涟这才愣愣地提起筷子扒起饭。

明明这桌上全是张东涟平日里爱吃的,可除了碗里的那块酱烧排骨外,张东涟什么菜都没吃,没一会就提下碗道:“我吃饱了,你慢慢用!”

姚金凤含笑着应着他,“好!”

姚金凤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一个人默默地将一碗饭吃完,又默默地收拾起碗筷。

下人们都不在家里留夜,为得就是给姚金凤和张东涟创造机会,哪里知道机会是有了,可却一次次地被张东涟给拒绝了。

张东涟要么不回来过夜,要么,就带着一帮兄弟在这里议事,再有,就是拥着百乐门的舞女回来……

也不知他是从什么时候起不带舞女回来的?

姚金凤细细想了想,大概是叶家出事后吧!

姚金凤十分肯定,张东涟对叶海棠,绝不是一时兴起。

那日,叶海棠在昏迷中喊着 “延忻”两字,不知为何,张东涟会那么的兴奋?

那日后,姚金凤曾去过张家,问过张家的人,张家人皆表示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人。

姚金凤越想越疑惑。

忽然,姚金凤她,张东涟有间密室。

有时张东涟心情不佳时,就会去密室呆上那么一天。那密室的位置她是知道的,却从来没去过。

想到这,姚金凤将碗筷收拾完后,拿了支手电筒步了出去。

那密室离别墅不远,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

为不让人发现,尤其是张东涟,姚金凤上回选择了步行。

说是密室,其实是间三开的小屋。

因这一带比较荒僻,四周又有山环绕。这小屋又掩在树林深处,显得十分不惹眼,加上小屋年代有些久,多数地方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塌陷,看起来已十分破落。

姚金凤打着手电筒一路往前走,没一会就到了小屋跟前。

小屋的木门上上了把锁,不过这把锁好似不太牢靠。

姚金凤小时候曾在街头卖过艺的,一些江湖伎俩,倒是会个一二。

这种锁难不到她。

只见她将发簪拔下,对着锁孔,左右拧动一番,“啪嗒”一声,锁被打开。

姚金凤取下门锁,手指不时颤了起。

这是她头回背着张东涟干这种事,而且还是干得窥视张东涟隐私的事。

要是被张东涟知道,肯定要与她划清关系。

即便这样,姚金凤仍忍不住内心的好奇。

屋里的灯早已坏,姚金凤打着手电筒缓缓往前。

屋里摆满了生活用具,不过都显陈旧,用具上布满了灰尘,手电筒光照,厚厚的尘灰面迎面拂来。

小屋中间是客厅,两边是卧室。

其中,东边面积大,应该是主卧室,西边相对小些,像是婴儿房,又像杂货间。

姚金凤此时在西边。借着手电筒的光扫了扫屋子,见中间摆着张婴儿床,所以才想到它可能是婴儿房,可除了这张婴儿床外,这间屋子又同时堆满了杂物。杂货间的可能性也有。

作者寄语:今天到此。猜猜吧,后面会发现什么?嘿嘿!

作品:于珏短篇故事集作者:于珏

上一篇回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精品推荐

乡情岁月红妆鬼妻冥妆师女村长的贴身小农民13路死亡公交养蛊为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