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未解灵异,诅咒比诈尸竟然更可怕…

灵异事务处目录 灵异事务处鬼故事

十大未解灵异,诅咒比诈尸竟然更可怕…

我叫琴飞羽,今年22岁,大学毕业后,没有向公司投递各种简历和穿着正式服装去参加各种公司的种种面试。

而是选择在一个不算发达的小城市里,在一处偏僻的小街道上,开了一家“灵异事务所”。

乍一听这个名字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把“跳大神”给门面化了,其实也不假,我的家庭背景就是跳大神的,我爸,我妈,还有我爷爷都是以跳大神为生的,所以我从小就饱受这种行业的各种熏陶,而且把所有跳大神的各种技能也是学习的样样精通。

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情,在我吹灭生日蜡烛的一刹那,一阵强烈的刺痛感从我的双眼上产生,当时我疼的在地上各种打滚,就像被唐僧给念了紧箍咒的孙悟空一样,当双眼的刺痛感逐渐减弱直至消失的时候,我再看周围的事物时,我突然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

从此以后,我就会时常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或者说就是鬼魂,而家里人了解后也是极为惊讶的告诉我,说我被阎王爷给选中了,被开了天眼,以后我的周围就会比其他人更加的容易遭到不干净的东西。

如果说这些发生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可能会被吓的不知所措,而我从小在这样的跳大神的环境里成长,所以对于身上有了一双天眼的存在,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大不了,反而可以为了家里跳大神的伟大事业多做一些贡献。

而我选择这个偏僻的街道开这家“灵异事务所”,主要是看到这里阴气比较重,作为一个把跳大神门面化的有志青年来说,这个地段非常非常的适合我发展。

今天是事务所开业的第一天,门口摆上几个花篮,然后在放一些鞭炮,因为我觉得吧,毕竟咱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不不一样。

此刻已经是午夜了,我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电脑正在播放的《午夜凶铃》,虽说是第一天,可是没有一个顾客进来咨询我一下有关灵异的事情,这让我心里不免有些沮丧。

终于《午夜凶铃》被我看完,我起身离开座位,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午夜十一点班了。

“看来开业第一天是没有生意了,我还是尽早关门睡觉去吧。”一边说着,我一边向门口走去,想要把卷帘门给拉上。

然而我刚出门,一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男人就把我撞了个满怀。

“哎呦……”被男人大力的一撞,我有些吃痛的叫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现在还营业吗?我有急事!”说话的正是撞我的男人。

我抬起头打量着他,他穿着一身整齐的西服,面色印堂有些发黑,脸上黑眼圈有些严重,而且西服上白白的衬衫已经被自己的汗水给打湿,胸前的领带也是松松垮垮的。

听到有生意,我立马把他扶坐到我用来接待顾客专门花大价钱买的一套真皮沙发上。

快速的给他倒了杯水,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坐了下来,轻声问道:“先生,你有什么事情?”

男人把我放在茶几上的水一饮而尽,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紧张的对我说道:“你……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男人的问话让我一愣,看来他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说道:“当然了,不然我怎么会开这样一家灵异事务所呢?”

“既然这样,我就不怕给你说了,我对别人说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别人都以为我在开玩笑。”男人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有……有鬼给我……打……打电话……”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布满了可怕的表情,声音也跟着发抖了起来。

“有鬼给你打电话?”我微微皱着眉头嘴里重复着男人的话。

“是……是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望着远方,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整天的工作就是比对着上头给我的几张电话号码以及一些简单的个人资料和顾客打电话,介绍业务。

有一天,我比对着电话号码打电话的时候,拨到了一个奇怪的号码,接通后,对面并没有回音。

我以为是电话的毛病,又继续拨打了一次,还是没有声音。

当我第三次拨通的时候,听筒里传来了一阵嘈杂的杂音,而仅仅过了几秒钟,嘈杂的声音下忽然传出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

我当时以为有人在对我恶作剧,我就非常气愤的对着电话那头大吼了几声。但是随即,对面又传出一个女人凄厉并且有些飘忽不定的声音。

就像在我的脑子里直接产生的一样,她说。‘七天之后,我会找你……’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起先我并不在意,可是自从那天以后,每到午夜十二点,我的手机就会准时的被打通。接听后,便会出现女人那可怕的声音,而且随着时间的临近,她对我说的话,时间也会相应的缩短。

前几天我还不在意,但是后来我是在受不了,就把手机关机了,但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的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惊恐了,他的额头不停的往外冒着汗,我拿起桌上的纸巾递给他,同时好奇的问道:“但是怎么了?”

男人接过我的纸巾慌乱的在脑门上胡乱的擦了几下,有些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但是,手机关机的情况下,竟然还可以被打通,就算我把手机电池拿掉,一样可以被打通,就算我不接电话,电话也会自动被接听,而且是开着免提让我听到她可怕的声音。我甚至把手机用砖头砸的稀巴烂,可是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手机还是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的床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的身体已经开始一个劲的发抖,而我也意识到我面前的男人的确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女鬼。

然而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女鬼说的七天期限,到今天的话,还有几天。

“今天是第几天?”我迅速的对男人问出这句话。

“今天……是……最……最后……”然而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口袋里就响起了一阵铃声。

听到铃声的一瞬间,男人的身体一震,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把手机给掏了出来,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快速接过手机,同时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正好是午夜十二点,我按下接听键,然后放到耳边,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接着是一个声音无比凄厉的女人对我说:“我……现在……就……找你……”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话就被挂断了,而在电话挂断的瞬间,我的事务所内,莫名的刮起了一阵阴冷的风,紧接着事务所内的灯开始闪烁了起来,然后突然灭了。

“她……她来了……”男人带着哭腔大声喊着。

事务所内安装了应急灯,虽然应急灯没有之前的灯光明亮,但是还是可以勉强照到屋内的一角,我开了天眼,所以无论天黑还是天亮,在我的眼里都可以毫无阻拦的视物。

当我看向黑暗角落沙发上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男人的时候,我的身体猛地一震。

不知何时,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已经出现在了男人的身旁,她惨白的脸上不带有任何的表情,朝着男人的脖子伸出了自己指甲如利刃的双手。

“快闪开!”我对着男人大吼了一声。

男人显然看不到身旁的女鬼,但是听到我的声音,却是极度的配合,快速朝着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女鬼见自己的行动受阻,抬起头冷冷的盯着我,我顿时浑身一阵发毛,虽然从小在家里就看过各种的诡异现象,但是和鬼面对面还是第一次,忽然感觉到自己学习的各种跳大神的技能,在面对一个极度可怕的厉鬼面前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

女鬼快速朝着我的方向移动了过来,我赶紧拉着男人朝着门口的方向跑去,可是当我们来到门前的时候,却发现,没怎么也打不开,可是在之前我明明没有锁门啊,显而易见,这些都是现在在屋子里的女鬼做的。

怎么办?

“救命啊!”男人绝望的敲打着被锁闭的门。

我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驱鬼符对着女鬼丢了过去,然而却没有丝毫作用,驱鬼符直接穿过女鬼的身体掉落到了地面上,而女鬼则丝毫没有多看我一眼直直的朝着男人的方向就跑了过去。

我的大脑快速分析了起来,女鬼的行动是锁定男人的,这么说,她的目标就只有男人一个。

这样分析着,我忽然有了一个办法,虽然不能确定可不可行,但是时间紧迫,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我拿出身上随身携带的小刀快速的划破男人的手指,取了一滴鲜血后,又快速的拔掉了男人一根头发,然后把收集到的鲜血和头发放在一张符纸上,然后快速的向着沙发上跑去。

而此刻,女鬼已经接近到男人身后不到一米的距离了。

我用极限的速度,把带有男人鲜血和头发的符纸迅速贴到了沙发上的一个抱枕上,再回头看去,女鬼的双手尖利的指甲已经伸到了男人脖子后不到几厘米的位置。

“快接住,护在自己的身后!”我对着男人扔出了抱枕。

听到我的话,男人快速接住保证,在放到身后的一刹那,抱枕忽然发出“嘭”的一声,爆裂开来,而也是一瞬间,事务所的灯全部亮了起来,而男人身后的女鬼也是没有了踪迹。

男人被吓得瘫软到地面上,我也是累的倒在沙发上就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中庆幸道:看来,我这跳大神的本事还是有点用的,呼……

“我得救了?”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劫后余生的兴奋表情,一把跑到沙发前面,激动的拉着我的手,“谢谢大神,谢谢你救了我。”

被一个大男人拉住手感觉怪怪的,我一边挣脱开他一边快速说道:“这个女鬼应该不会来找你了,我刚才丢给你的抱枕是你的替身人偶,其实用人偶更逼真一些,还好那个女鬼不是很厉害。”

“谢谢你,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这一点钱算是我雇佣您的酬金,不知道够不够。”男人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了我的手中。

我伸手接过,从信封的厚度上可以大致猜到里面最起码有五千块钱,我有些吃惊,第一天开业就赚到了这么多钱。

“不,不,太多了。”我连忙推让起来。

“不,如果不是大神你救了我,我以后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没有命花,这些钱你是应得的!”男人丝毫不接我送回的信封。

“也罢,这是我做的护身香囊,你最好随身携带,虽然不能驱鬼,但是却可以保证你以后少遇到这些事情。”我把信封塞进怀里,并掏出了一个香囊递给了男人。

男人一脸感激的接过我的香囊,不停的向我道谢。

……

送走了我的第一个顾客,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经历了这一会儿的折腾,我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我走向门口,准备拉卷帘门凑活一下在事务所的沙发上睡觉。

正准备关门的时候,一个男人从我的门前匆匆跑了过去。

虽然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但是他的样子已经被我看到了,身为一个跳大神的后代,观察力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而刚才奔跑的那个男人的样子则让我奇怪不已。

这个时间跑步有些不和常理,极少数的人会在大半夜出来跑步的,再者,男人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也被自己的汗水打湿,脸上一副明显的疲惫感,同时夹杂着一丝恐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他一样。

难道有坏人追他?可是他经过我门前这么久,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人在追赶他啊?

“奇怪的男人……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还是睡我的觉吧……”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随着“哗啦啦”一阵拉门声后,我也是疲惫的躺在了沙发上,睡了起来……

……

不知睡了多久,我心满意足的爬起身来,用手揉了揉迷蒙的双眼,扭头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竟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我的肚子发出了一阵“咕噜咕噜”的抗议声,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我径直走到了我的办公桌,从一开业就准备的那箱泡面里,拿出了一盒泡面,撕开包装和调味包,然后接满了饮水机里的热水后就放到了茶几上。

等待泡面泡好还需要一段时间,我趁着这个空档把事务所的门打开。

当我拉开卷帘门的时候,一个男人就已经直挺挺的站立在我的门前,我愣了一下,因为我发现这男人有些面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你好,请问现在是营业时间吗?”男人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啊,是,是啊,请进请进。”我没想到一开门就有生意,立马开心的把男人迎进了店内。

“你还没有吃饭?”男人看到茶几上的泡面对我问道。

“嗯,我今天起的有些晚了。”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

“吃泡面怎么行呢,走,我请你去吃这附近新开的一家饭馆,里面的菜很好吃的!”男人热情的对我说道。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凑活凑活就行了。”我赶忙摆手说道。

“还是去吧,我总觉得在你这里不自在,到那里我才能把话说出来。”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了男人的话,我心中嘀咕道:这男人要求还真多,我这地方不就阴气重了一点吗,看在他请我吃饭这个事情上,我就不计较这么多了。

……

饭馆内,没等菜上齐我就拿着筷子各种夹往嘴里送。实在是饿坏了!

而一旁的男人也始终没有说话,等我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赶紧擦了擦嘴,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对着男人开口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听到我的问话,男人稍稍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开口道:“我受到了诅咒。”

“诅咒?”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也是心头震了一下,我赶紧问道:“是什么样的诅咒?”

男人眼中透露出一丝恐惧,开始对我说出关于他的故事。

……

请我吃饭的男人名字叫方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幸苦工作了大半年。准备领工资回家给孩子交学费的时候,工头却告诉他钱款还没有到手,工资要延期发,却没有给他一个确定的时间。

在焦急等待了一个多月后,方振在也忍受不了,作为一个讨薪的领头人带着自己的一帮农民工兄弟冲进了工头的办公室。

但是工头依旧拿没有收到欠款为理由来打消他们,于是方振几个人准备轮番在工头的办公室里住,以这种方式来表示抗议。

这个行动开始的时候,有好多民工自告奋勇去实行,可是不到两天时间,那些在工头办公室住的人都一个个表情紧张的离开了。

方振去问,得到的却是一句,“工头的办公室里闹鬼”,方振当然不信邪,于是决定自己去。

然而在工头办公室住的第一天晚上,方振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哭声,而且这哭声就好像在方震耳边一样,虽然方振胆子大,但是依旧被吓的用被子蒙着脑袋。

第一天还好,在方振第二天入住的晚上,方振在掀开被子的一角忽然看到了房屋的天花板上有一张惨白的女怪的脸一闪而过,当时方振就吓得浑身直冒冷汗,但是想着自己的孩子学费还没有着落,他闭着眼强忍了下来。

可到了第三天,方振睡觉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地铺上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午夜两点开始,你要不停的奔跑直到天亮,否则你就会死!”,方振起初以为只是工头写的吓唬他的纸条,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在还有十分钟就到午夜两点的时候,熟睡的方振身体一震,忽然醒了过来,而之前那张被他丢到垃圾桶的纸条,在惨白的月光的映射下静静的躺在了他的枕边,方振有些怕了,时间也是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在还有一分钟就要到午夜两点的时候,方振的身后忽然感觉到一阵凉意,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方振的耳边也是听到了一阵恐怖的女人笑声。方振的意志力终于崩溃了,他发了疯的奔跑了起来,生怕一停下来,自己就会被跟在自己身后的鬼魂给杀死。

长时间奔跑的方振身体极为疲惫,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泄劲,他怕速度稍微慢下来就会被杀死,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只有奔跑到天亮……

……

听完方振的遭遇后,我这才想起来昨晚准备关门时看到的那个满脸疲惫的奔跑的男人就是他,同时我也是皱起了眉头,我感觉方振的诅咒极为的蹊跷。

“你的工头是不是会一些歪门邪术?”我觉得工头的疑点很大。

“你也觉得是他给我下的诅咒吗?可是他整天都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不像是会这些旁门左道的人啊?”方振回忆了一下对我说道。

“哦,这样的话。”我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可能是有人在帮他。

“琴先生,你可以帮我破解这个诅咒吗?”方振眼神中有着一丝期待看向我。

“这个我现在还不好说。”我如实回答道,要破解诅咒,首先要知道诅咒生成的原因,才可以加以破解,而此刻我并不知道这个原因。

“看来我只能一生背着这个诅咒了。”方振听到我的话,有些失望的低下头,看着双手布满的老茧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方振误会我的意思了,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今晚我就跟你去你们工头的办公室,只要找到原因,我就一定能帮你破解这个诅咒。”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琴先生。”工头听了我的话,仿佛获得了希望,感激的对我说道。

“感激的话以后再说,刚才你都没动筷子,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多吃饭,养足精神,这样才可以让我更好的帮你。”我笑着对他说道。

“嗯,好的。”方振说完,便大口大口扒起了面前的饭菜。

而我的双手此刻也是握紧成了拳状,一直以来,农民工都是弱势群体。

他们辛苦的劳动为城市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只是为了获取自己应得的工资来养家糊口,但是往往在要回属于自己工资的时候总是那么难。

从这件事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方振的诅咒有极大的可能来源于自己的工头。

而我要做的就是,不仅要帮方振破解自身要不停奔跑的诅咒,还要想办法帮他拿回自己应得的工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跟着方震到了一幢即将竣工的大楼,据他所说,一楼右转角就是工头闹鬼的的办公室……

未完待续,想看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回复“14128”就可以继续看了!